借款不必还本金还不影响征信?荒诞圈套竟有人上钩上圈套
;处理告贷不必还本金,不影响个人征信……;这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,而是骗子的圈套。但如此荒诞的音讯,竟然会有人信任,还一步一步落入圈套,不只欠下了许多告贷,还上圈套18万余元。日前,经宝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法院以诈骗罪、信用卡诈骗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;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五千元。2019年11月,小俊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可以处理告贷的信息,经了解状况,得知可以处理不需求还本还利的告贷。小俊缺钱,一听连本金都不必还,很是心动。几天后的上午,小俊在朋友的带领下与专门处理告贷的徐某和王某碰头。小俊将手机交给王某,并将手机号码、支付宝账号密码等个人信息告知王某,王某便拿着手机离开了。到了下午,王某称告贷办出了14万余元,并称这些告贷的钱是不必还的。小俊一查自己的银行卡,余额确实多了14万余元,欣喜万分,并依约经过现金支付、支付宝转账的方法给了徐某11万余元,作为处理告贷的手续费。之后小俊连续接到告贷公司电话联络他还钱,他很疑惑,对方清晰说过不需求还钱的。所以,他经过银行账单信息发现,对方操作时是在他手机上下载网络假贷APP进行告贷。他将这些假贷软件下载后,发现当天王某从7个假贷APP中处理了18万余元的告贷。而其间有4万元被转到一个支付宝账号,转账的记载还被删除了。小俊感觉自己或许上圈套,就找到徐某。徐某解说,办了这些告贷,小俊不还钱,是不会影响个人征信的,可是一切告贷第一期都是要还的,前几个月告贷公司会不断打电话来,只需小俊不接,扛过这几个月就没事了。小俊觉得挺有道理,就信任了。几天后,徐某经过微信联络小俊说,假如小俊后边信用卡逾期,告贷就办不出了,而从他这儿购买一张标书,就可以正常处理告贷。小俊毫不置疑,经过徐某给的支付宝二维码,扫码支付了7000元。一个月后,小俊又将手机给了徐某处理告贷,办出了1.2万元告贷,支付了6000元手续费。但之后小俊发现,徐某是在某告贷APP上告贷1万元,在小俊将;某某金条;第一期现已归还的状况下,又将其间的钱取出2900元。此外,徐某还带了中介帮小俊办了银行告贷10万余元。尽管这是正规的银行告贷,但徐某也声称能处理好,不必还钱。当天小俊处理了一张银行卡,经过中介公司POS机刷卡,合计刷了10万余元。为此,小俊支付了4万元给徐某、1万元给中介。小俊处理这些代扣款后,常常有告贷公司打电话给小俊的爸爸妈妈和朋友,小俊为这些电话烦恼不已,徐某说可以做;高档防爆;软件,用了软件就可以屏蔽催款电话。所以,小俊又支付了2万余元购买;高档防爆;软件。但装了软件后,依然接到许多电话。小俊对王某和徐某并未置疑,还借给徐某5万余元,直到另一名被害人小杨报案。小杨也是由于想处理不必还钱的告贷,将手机交给王某和徐某后,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盗刷了1万元,而自己也因处理所谓的告贷支交给对方5000元手续费。经民警侦办,还发现了第三名被害人小沈。王某和徐某到案后,告知了两人在为小杨处理告贷时,动了贪念,从小杨的银行卡中经过扫码转出了1万元。两人以协助处理不必还钱的告贷为由,骗取了小俊、小杨、小沈等人的钱款近23万元,在处理告贷过程中,冒用小杨、小沈等人银行卡套现、转账合计5万元。小俊说,案发后才茅塞顿开,自己处理的告贷都是需求还的,天上没有掉下的馅饼,四个月来上圈套了18万元,他后悔莫及,现在还在对这些告贷进行还款。检察官提示,尽管骗子的手法形形色色,但一般都是使用被害人轻信麻木、贪小便宜的心思。像本案中;处理不必还钱的告贷;本来便是天方夜谭的事,被害人假如可以多一点考虑、多一些警觉,完全可以防止。期望我们在日常的日子中,增强防备认识,防止落入骗子的圈套。